首页 |资讯|财经|科技|娱乐|体育|健康|育儿|教育|房产|旅游|专题|论坛

据说九成妹子没有gc,我想说,妹子的春天从28岁开始 天涯大学美女与多男滚床单性高潮

西乌旗视窗 > 健康 > 两性 > 发布时间:2015-06-14 11:41  来源:西乌旗视窗  浏览:
 LZ潜水天涯11年,从2002年17岁的小萝莉到2013年28岁的大婶。
  看到很多帖子,很多妹子捂脸说滚床单时没有gc——不会问我gc是什么吧?假如你想问这个问题,那么我只能说,LZ我的帖子不适合你。88。
  从前LZ也为这个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担心自己不会了无生趣度此一生吧?!
  直到LZ的28岁到了,gc突然“哗——”从天而降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LZ是且惊且喜且不敢相信!
  于是找此男多次滚、反复滚,终于确定,LZ是有gc的——或者说,和此男是有gc的!
  欣喜之余,LZ想到天涯很多妹子还在为此gc问题纠结,于是特批马甲,与妹子们分享经验!!
 
  LZ潜水天涯11年,从2002年17岁的小萝莉到2013年28岁的大婶。
  看到很多帖子,很多妹子捂脸说滚床单时没有gc——不会问我gc是什么吧?假如你想问这个问题,那么我只能说,LZ我的帖子不适合你。88。
  从前LZ也为这个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担心自己不会了无生趣度此一生吧?!
  直到LZ的28岁到了,gc突然“哗——”从天而降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LZ是且惊且喜且不敢相信!
  于是找此男多次滚、反复滚,终于确定,LZ是有gc的——或者说,和此男是有gc的!
  欣喜之余,LZ想到天涯很多妹子还在为此gc问题纠结,于是特批马甲,与妹子们分享经验!!
 
  LZ潜水天涯11年,从2002年17岁的小萝莉到2013年28岁的大婶。
  看到很多帖子,很多妹子捂脸说滚床单时没有gc——不会问我gc是什么吧?假如你想问这个问题,那么我只能说,LZ我的帖子不适合你。88。
  从前LZ也为这个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担心自己不会了无生趣度此一生吧?!
  直到LZ的28岁到了,gc突然“哗——”从天而降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LZ是且惊且喜且不敢相信!
  于是找此男多次滚、反复滚,终于确定,LZ是有gc的——或者说,和此男是有gc的!
  欣喜之余,LZ想到天涯很多妹子还在为此gc问题纠结,于是特批马甲,与妹子们分享经验!!
 首先介绍一下LZ的基本情况。
  女,毋庸置疑,毫无作假。
  第一次滚床单发生在2002年17岁。
  是的,LZ既早恋又早滚床单——不过,抨击这个或者就此引发其他谈论不是这个帖子的主题。
  这么多年来,LZ滚过的和被滚过的不多,掰着指头算算……算了,还是一边八一边算吧!
 
 第一次滚,我是处,对方也是处。
  摸摸索索好几次,终于进去了。疼痛啊害羞呀什么的就不说了,其实这么多年了,LZ也不太记得了。
  现在回忆起来,那男孩子真的很纯洁。进去了之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那样停住了……囧。
  LZ终于鼓起勇气,对他说:“好像……我看书上说……好像要动……就那样进来……出去……再进来……”
  他照做。
  那一次,LZ记得很清楚,十多年后的今天想起来,脑中仍旧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。
  他只动两三次,绝对不超过三次,LZ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YD(道)里面好像痉挛一般,紧紧地收缩,然后突然地释放开来,好像气球爆炸。炸掉的气球在ZG深处引发猛烈地收缩。虽然从未经历过,但是LZ凭着一种本能确定,这就是传说中的gc。
 
  而他,大概也只动4、5次,就S了。不久后的将来,我知道了这是辨别CN(男)的第一手方法——当然,身体有问题的除外。
  可是,在这第一次之后,LZ再也没有过gc了。无论对方怎么滚,怎么刺激YD(道),都不能令LZ达到gc。
  就把他称为一号吧。
  从此,一号狂热地迷恋LZ的身体,我们隔三差五地滚床单。当然,当时作为两个高中生,我们一直用套。
  还记得那个时候,总是要他去买套,我们坐公车花上一个中午,穿越小半个城市,去快到郊区的小药铺,我站在门口等他,拿着他脱下来的校服。
  高二、高三,就这样过去了。这里要提一句的是,我和他双双考上了重本,不过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学校。
  在这两年里,我除了第一次,从未有过gc。我也自己反省过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大概是因为我从小,不记得多小了,就开始夹腿,使敏感区在YD(蒂),所以,滚床单,难以得到gc。
 
  截至目前,一号是和我滚床单次数最多、时间最长、花样最全面的人。
  大概到21,或者22岁吧,一号刺激YD(蒂),能让我gc了。
  可是,这种gc过后让我心里迷惘。其实我一直为不能gc的问题而担心,YD(蒂)的gc在我心里不算真正的gc,我很害怕,那时候,也无人可以交流,我怕自己是个特例,怕自己有问题。
 
  大概是这种担心,在后来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让我潜意识里希望找人滚床单。希望可以证明自己身体没有问题。
  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多么傻,gc年纪未到而已。简言之,妹子们都是一朵花,那时候还没有绽放。
  我和一号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大学,慢慢地、慢慢地,分开了。这个不是重点,略过不提。
  不知道别的学校怎么样,现在这个年纪的妹子们怎么样。我是2007年毕业于一所211学校,当时寝室里6个女生,已经没有人没滚过床单了。
  我们在一起交流滚床单的经验,可是我始终不敢问别人,是否有gc。可是看她们讨论那么兴奋,我想,她们一定有的。
  于是,我更担心了。
 
轮到二号出现在我生命中了。
  二号是酒吧的一DJ。可是我们认识的地点不在酒吧,而在一个菜市场。大二那年的LZ寝室围墙外就是个菜市场,二号在菜市场旁边租了个房子。于是在那里认识了二号。
  二号很帅很帅,超级帅。虽然今天我已记不清二号的长相,可是我仍旧把二号,排在这些男人里面第一帅的位置。
  二号请我去他的打工的酒吧听过一次歌。那晚,我记得我非常谨慎,自己带了瓶矿泉水,装在包里,偷偷带进去,坚决不喝里面的任何东西。
  二号工作的时候真的太帅了!!我被他的帅打动得无法自拔,心里基本上确定了会和他滚床单。
  可是我什么都不说,在他凌晨下班后,自己打了的,让他送着上了车,回了寝室。
 
  豁出去了~马甲什么的也不要披了
  我也是花季雨季的时候开始夹腿,从此gc只能靠自给自足
  滚床单对象有且只有一个,老公就是当年highschool honey(新学的词这不知道有没有用错)
  我这都28马上要29了
  求春天!!!
 
 如此反复进退挑逗,二号终于在一个晚上……或是早上……不记得了,对LZ表白了。
  那个时候,大概是2005年,LZ大二。
  不久之后,我们滚了床单。
  开始接吻、抚摸,一切都很正常,LZ心里更是紧张,终于有机会可以试一试自己是不是不正常。
  直到扒光,LZ是真的傻了眼!
 
 
  二号的二弟,很小,非常小。
  LZ是个典型的功利主义者,我心里非常清楚肯定明白自己并不爱二号,或许连一点点喜欢也没有。
  LZ只是看他很帅很帅,就想和他滚个床单,检验下自己是否正常。
  那个时候,我还是爱着一号的。虽然我和他关系已大不如前。
  看到他二弟的那一瞬间,我就退缩了,想,算了,不滚了。
  可是那样又似乎太不道义了——LZ一直自认为是个很讲义气的人——虽然在这里用“义气”打比方非常好笑。
  于是,LZ只好硬着头皮一滚。
  果然,二号是个秒S男。大概十秒吧,就会S。
  LZ真是Orz。
 
 哎哟喂!我说哪里来了?!
  容我找找。
  哦,说到和二号滚了次,小且秒S。
  可怜的LZ在和二号一次之后就该迷途知返啊!!可惜啊!LZ是不死心,以为是二号发挥失常,再试试也许会好,LZ也是急于想证明自己没有问题啊!
  于是,和二号滚了两次、三次、四次,恩,最多四次,没有再多了。
  可是,不争气的二号啊,次次小且秒S。
  我再Orz。
  后来我才知道,一次秒S,或许是发挥失常,可是一次小,那就是无药可救了。
  真是浪费LZ的时间啊!
 
 疼啊,但后来只是有点热辣辣的,不过可能男的太懒太笨就压死我了,所以磨的角度很对。。。20多分钟吧。。不过他也是处男。。。要说最疼的还是放卫生棉,我到现在还没成功过,每次都要死了似的。。。不知道那些处女是怎么办到的
 
  后来换了个,前戏姿势体力什么的都很棒,但就是身高差距的原因角度不对,而且我猜想现在很多男人喜欢av里面的动作,其实对我来说那样的角度很难高潮。。。要完全贴合男上女下腿不能抬起来,这样才行。。。。
 
 我想,这楼大概已经歪了。没事,歪歪也热闹。我接着八。八到11点半睡觉去,明天再继续。
  和二号滚了大概四次之后,我绝望了,明白了和此男不可能有gc,我对自己说,该断了。于是,我不接他电话,不回他短信。他也明白了,渐渐的不再联系我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一段时间之后,一天凌晨,大概是他从酒吧下班,打了我的电话。我正睡得爽,没好气地问他:“干嘛?!正睡觉呢!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,没事。我说,没事就挂了!他默默,挂了电话。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。甚至也没再看见过。
 
 最后总结一下二号。
  小,硬起来之后我的拇指粗、小指长,感谢上面一位筒子的点评——“唇膏男”。外加秒S。
  滚床单技巧还可以,接吻、口活什么的,都不错。所以这才更叫人不能忍受啊!
  对了,特别补充一点,他的手指修长而漂亮,手指放进去,纠缠,滚动、抽插,感觉非常好!!!那是非常好!!!!
  可是这种好,与gc之间是差了一点的,快要达到那个临界点的时候,急需他的那啥来填充的时候,好吧,给你一个唇膏,再秒S。Orz。
  经过二号男,我也知道了自己的本质。滚则用之,不滚则弃之。
  LZ我一路向前,从不回头,马上就将迎来三号。
  不过11点半到了。各位晚安,明天继续!
 
  好吧,朋友,我承认,你的严肃和道德感震撼了我,并导致我洗完澡躺被子里还用手机来回复。
  你说“谈性生活时丝毫不因为和这么多人滚过床单而感到一点点羞愧”。我很疑惑,我要羞愧什么呢?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LZ我,能与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单身异性,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滚床单--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  你说“我也是重点本科”。好吧,我承认,或许我不该说什么重点不重点、本科不本科的事,2003年入学的重点本科算个**啊!我的本意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歪楼到抨击早恋上去。
  你说“楼主现在很幸福?我不信!”。这个呢,我自己不好评价,就好像我觉得一个妹子不必要说自己美不美、中上不中上,看她身边的男人就知道了。我只想说,在这个初春的夜晚,LZ上个小网、八个小卦、熬个小夜,明天上午自然醒再上个小班,起码我不觉得不幸福吧!
  最后我想对你说,谢谢你的回复,在这帖子大环境的映衬下,你的回复让我觉得特别喜感,我也特别喜感,对你说了这么多。晚安!
 
 三号是LZ在网上认识的。在QQ上聊天,从2004年聊到2006年左右吧。
  渐渐熟了之后,开始聊点颜色话题,慢慢以男女朋友互称。
  2006年,三号大学毕业。突然跟我说,见一面。
  于是,三号从魔都来到了我的城市。
  见面、开房,省去扭扭捏捏互相试探的环节不说。
  当天晚上,我和他滚了。
 
 三号硬度很强,就像一根铁棒子,还火热火热的。进去的时候真是很疼。
  哦,对了,三号也是CN(男)。第一次秒S。
  三号第一次之后,每次都要抽插好久好久,一直不S。
  当时我是21岁,身体还是不够成熟,抽查时间太久,就干了,很疼很疼,只希望他快点快点结束。
  三号还为自己的持久度开心,觉得自己很厉害。
  可是我真是无言以对呀!
  抽插得太久,会干,完全不爽。
 
 老话说,女人“三十如狼、四十如虎”是很有道理的。
  现在的LZ,就很需要对方那样的持久度。可是21岁时候的LZ,是完全抗不住,越插越干,越干越痛,毫无快感,甚至连一点舒服的感觉都没有。
  可怜年幼的LZ,那个时候还不明白这个道理,只以为自己身体有问题,不会有性福的。
 三号对我说,他很早就与左手相亲相爱,基本上每两三天,甚至更短时间就会有一次。
  根据LZ现在的经验,LZ总结出了男人们的一个秘密!
  那是超级超级大秘密大秘密大秘密!
  各位姐妹看好了!!
  越爱左手的男人,插的时间越久,越难S!!
  但是!!重要的是这个但是,他们插的时间久,是因为他们在抽插的时候没有感觉!就像妹子多夹腿,也会难以gc!是一样的道理!!
  请各位百度,久插不S,这是一种病啊!!得治啊!我擦!
  请男人们不要炫耀自己时间长了好吗?你们知道妹子们忍受得多么痛苦多么烦躁多么希望你们快点结束吗?!
 好的,LZ加快速度八。
  那次LZ和三号见面,在一起大概五天,三号实在是太难S了,我是真心厌烦了。这次见面之后,我果断拉黑他,再也没联系过。
  三号到此结束。
  LZ总结三号如下:硬、热,因为爱左手,难S,让人烦躁。
 
 四号是LZ大学同班同学。此男一直和LZ暧昧暧昧,可惜LZ开始不得空搭理他。
  这么多年之后,我还是想好好介绍下四号。
  此男巨帅、巨帅,但是他的帅,有一股女孩子的斯文气在里面,白白嫩嫩的。正是现如今流行的小受气质。
  那时候,LZ巨喜欢挑逗他,比如一天对他冷若冰霜,一天又花言巧语把他哄好,如此反复,看着他忽生忽死。
  请大家不要抨击我,谢谢。我知道自己错了,额。
 LZ一贯勾搭男人的手法就是欲拒还迎,不管内心多么蠢蠢欲动,都要勾搭成是他们主动,我娇羞接受。
  没人教过,天生成才。
  四号便在LZ的手段之下,随LZ走上了滚床单之路。
 
LZ潜水天涯11年,从2002年17岁的小萝莉到2013年28岁的大婶。
  看到很多帖子,很多妹子捂脸说滚床单时没有gc——不会问我gc是什么吧?假如你想问这个问题,那么我只能说,LZ我的帖子不适合你。88。
  从前LZ也为这个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担心自己不会了无生趣度此一生吧?!
  直到LZ的28岁到了,gc突然“哗——”从天而降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LZ是且惊且喜且不敢相信!
  于是找此男多次滚、反复滚,终于确定,LZ是有gc的——或者说,和此男是有gc的!
  欣喜之余,LZ想到天涯很多妹子还在为此gc问题纠结,于是特批马甲,与妹子们分享经验!!
 
  LZ潜水天涯11年,从2002年17岁的小萝莉到2013年28岁的大婶。
  看到很多帖子,很多妹子捂脸说滚床单时没有gc——不会问我gc是什么吧?假如你想问这个问题,那么我只能说,LZ我的帖子不适合你。88。
  从前LZ也为这个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担心自己不会了无生趣度此一生吧?!
  直到LZ的28岁到了,gc突然“哗——”从天而降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LZ是且惊且喜且不敢相信!
  于是找此男多次滚、反复滚,终于确定,LZ是有gc的——或者说,和此男是有gc的!
  欣喜之余,LZ想到天涯很多妹子还在为此gc问题纠结,于是特批马甲,与妹子们分享经验!!
 
  LZ潜水天涯11年,从2002年17岁的小萝莉到2013年28岁的大婶。
  看到很多帖子,很多妹子捂脸说滚床单时没有gc——不会问我gc是什么吧?假如你想问这个问题,那么我只能说,LZ我的帖子不适合你。88。
  从前LZ也为这个问题辗转反侧难以入睡,担心自己不会了无生趣度此一生吧?!
  直到LZ的28岁到了,gc突然“哗——”从天而降,犹如一个晴天霹雳,LZ是且惊且喜且不敢相信!
  于是找此男多次滚、反复滚,终于确定,LZ是有gc的——或者说,和此男是有gc的!
  欣喜之余,LZ想到天涯很多妹子还在为此gc问题纠结,于是特批马甲,与妹子们分享经验!!
 首先介绍一下LZ的基本情况。
  女,毋庸置疑,毫无作假。
  第一次滚床单发生在2002年17岁。
  是的,LZ既早恋又早滚床单——不过,抨击这个或者就此引发其他谈论不是这个帖子的主题。
  这么多年来,LZ滚过的和被滚过的不多,掰着指头算算……算了,还是一边八一边算吧!
 
 第一次滚,我是处,对方也是处。
  摸摸索索好几次,终于进去了。疼痛啊害羞呀什么的就不说了,其实这么多年了,LZ也不太记得了。
  现在回忆起来,那男孩子真的很纯洁。进去了之后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那样停住了……囧。
  LZ终于鼓起勇气,对他说:“好像……我看书上说……好像要动……就那样进来……出去……再进来……”
  他照做。
  那一次,LZ记得很清楚,十多年后的今天想起来,脑中仍旧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。
  他只动两三次,绝对不超过三次,LZ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,YD(道)里面好像痉挛一般,紧紧地收缩,然后突然地释放开来,好像气球爆炸。炸掉的气球在ZG深处引发猛烈地收缩。虽然从未经历过,但是LZ凭着一种本能确定,这就是传说中的gc。
 
  而他,大概也只动4、5次,就S了。不久后的将来,我知道了这是辨别CN(男)的第一手方法——当然,身体有问题的除外。
  可是,在这第一次之后,LZ再也没有过gc了。无论对方怎么滚,怎么刺激YD(道),都不能令LZ达到gc。
  就把他称为一号吧。
  从此,一号狂热地迷恋LZ的身体,我们隔三差五地滚床单。当然,当时作为两个高中生,我们一直用套。
  还记得那个时候,总是要他去买套,我们坐公车花上一个中午,穿越小半个城市,去快到郊区的小药铺,我站在门口等他,拿着他脱下来的校服。
  高二、高三,就这样过去了。这里要提一句的是,我和他双双考上了重本,不过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学校。
  在这两年里,我除了第一次,从未有过gc。我也自己反省过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大概是因为我从小,不记得多小了,就开始夹腿,使敏感区在YD(蒂),所以,滚床单,难以得到gc。
 
  截至目前,一号是和我滚床单次数最多、时间最长、花样最全面的人。
  大概到21,或者22岁吧,一号刺激YD(蒂),能让我gc了。
  可是,这种gc过后让我心里迷惘。其实我一直为不能gc的问题而担心,YD(蒂)的gc在我心里不算真正的gc,我很害怕,那时候,也无人可以交流,我怕自己是个特例,怕自己有问题。
 
  大概是这种担心,在后来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让我潜意识里希望找人滚床单。希望可以证明自己身体没有问题。
  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多么傻,gc年纪未到而已。简言之,妹子们都是一朵花,那时候还没有绽放。
  我和一号在同一个城市不同的大学,慢慢地、慢慢地,分开了。这个不是重点,略过不提。
  不知道别的学校怎么样,现在这个年纪的妹子们怎么样。我是2007年毕业于一所211学校,当时寝室里6个女生,已经没有人没滚过床单了。
  我们在一起交流滚床单的经验,可是我始终不敢问别人,是否有gc。可是看她们讨论那么兴奋,我想,她们一定有的。
  于是,我更担心了。
 
轮到二号出现在我生命中了。
  二号是酒吧的一DJ。可是我们认识的地点不在酒吧,而在一个菜市场。大二那年的LZ寝室围墙外就是个菜市场,二号在菜市场旁边租了个房子。于是在那里认识了二号。
  二号很帅很帅,超级帅。虽然今天我已记不清二号的长相,可是我仍旧把二号,排在这些男人里面第一帅的位置。
  二号请我去他的打工的酒吧听过一次歌。那晚,我记得我非常谨慎,自己带了瓶矿泉水,装在包里,偷偷带进去,坚决不喝里面的任何东西。
  二号工作的时候真的太帅了!!我被他的帅打动得无法自拔,心里基本上确定了会和他滚床单。
  可是我什么都不说,在他凌晨下班后,自己打了的,让他送着上了车,回了寝室。
 
  豁出去了~马甲什么的也不要披了
  我也是花季雨季的时候开始夹腿,从此gc只能靠自给自足
  滚床单对象有且只有一个,老公就是当年highschool honey(新学的词这不知道有没有用错)
  我这都28马上要29了
  求春天!!!
 如此反复进退挑逗,二号终于在一个晚上……或是早上……不记得了,对LZ表白了。
  那个时候,大概是2005年,LZ大二。
  不久之后,我们滚了床单。
  开始接吻、抚摸,一切都很正常,LZ心里更是紧张,终于有机会可以试一试自己是不是不正常。
  直到扒光,LZ是真的傻了眼!
  二号的二弟,很小,非常小。
  LZ是个典型的功利主义者,我心里非常清楚肯定明白自己并不爱二号,或许连一点点喜欢也没有。
  LZ只是看他很帅很帅,就想和他滚个床单,检验下自己是否正常。
  那个时候,我还是爱着一号的。虽然我和他关系已大不如前。
  看到他二弟的那一瞬间,我就退缩了,想,算了,不滚了。
  可是那样又似乎太不道义了——LZ一直自认为是个很讲义气的人——虽然在这里用“义气”打比方非常好笑。
  于是,LZ只好硬着头皮一滚。
  果然,二号是个秒S男。大概十秒吧,就会S。
  LZ真是Orz。
 
 哎哟喂!我说哪里来了?!
  容我找找。
  哦,说到和二号滚了次,小且秒S。
  可怜的LZ在和二号一次之后就该迷途知返啊!!可惜啊!LZ是不死心,以为是二号发挥失常,再试试也许会好,LZ也是急于想证明自己没有问题啊!
  于是,和二号滚了两次、三次、四次,恩,最多四次,没有再多了。
  可是,不争气的二号啊,次次小且秒S。
  我再Orz。
  后来我才知道,一次秒S,或许是发挥失常,可是一次小,那就是无药可救了。
  真是浪费LZ的时间啊!
 
 疼啊,但后来只是有点热辣辣的,不过可能男的太懒太笨就压死我了,所以磨的角度很对。。。20多分钟吧。。不过他也是处男。。。要说最疼的还是放卫生棉,我到现在还没成功过,每次都要死了似的。。。不知道那些处女是怎么办到的
 
  后来换了个,前戏姿势体力什么的都很棒,但就是身高差距的原因角度不对,而且我猜想现在很多男人喜欢av里面的动作,其实对我来说那样的角度很难高潮。。。要完全贴合男上女下腿不能抬起来,这样才行。。。。
 
 
 我想,这楼大概已经歪了。没事,歪歪也热闹。我接着八。八到11点半睡觉去,明天再继续。
  和二号滚了大概四次之后,我绝望了,明白了和此男不可能有gc,我对自己说,该断了。于是,我不接他电话,不回他短信。他也明白了,渐渐的不再联系我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一段时间之后,一天凌晨,大概是他从酒吧下班,打了我的电话。我正睡得爽,没好气地问他:“干嘛?!正睡觉呢!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,没事。我说,没事就挂了!他默默,挂了电话。从此再也没有联系过。甚至也没再看见过。
 
 最后总结一下二号。
  小,硬起来之后我的拇指粗、小指长,感谢上面一位筒子的点评——“唇膏男”。外加秒S。
  滚床单技巧还可以,接吻、口活什么的,都不错。所以这才更叫人不能忍受啊!
  对了,特别补充一点,他的手指修长而漂亮,手指放进去,纠缠,滚动、抽插,感觉非常好!!!那是非常好!!!!
  可是这种好,与gc之间是差了一点的,快要达到那个临界点的时候,急需他的那啥来填充的时候,好吧,给你一个唇膏,再秒S。Orz。
  经过二号男,我也知道了自己的本质。滚则用之,不滚则弃之。
  LZ我一路向前,从不回头,马上就将迎来三号。
  不过11点半到了。各位晚安,明天继续!
  好吧,朋友,我承认,你的严肃和道德感震撼了我,并导致我洗完澡躺被子里还用手机来回复。
  你说“谈性生活时丝毫不因为和这么多人滚过床单而感到一点点羞愧”。我很疑惑,我要羞愧什么呢?作为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LZ我,能与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单身异性,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滚床单--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
  你说“我也是重点本科”。好吧,我承认,或许我不该说什么重点不重点、本科不本科的事,2003年入学的重点本科算个**啊!我的本意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歪楼到抨击早恋上去。
  你说“楼主现在很幸福?我不信!”。这个呢,我自己不好评价,就好像我觉得一个妹子不必要说自己美不美、中上不中上,看她身边的男人就知道了。我只想说,在这个初春的夜晚,LZ上个小网、八个小卦、熬个小夜,明天上午自然醒再上个小班,起码我不觉得不幸福吧!
  最后我想对你说,谢谢你的回复,在这帖子大环境的映衬下,你的回复让我觉得特别喜感,我也特别喜感,对你说了这么多。晚安!
 
 三号是LZ在网上认识的。在QQ上聊天,从2004年聊到2006年左右吧。
  渐渐熟了之后,开始聊点颜色话题,慢慢以男女朋友互称。
  2006年,三号大学毕业。突然跟我说,见一面。
  于是,三号从魔都来到了我的城市。
  见面、开房,省去扭扭捏捏互相试探的环节不说。
  当天晚上,我和他滚了。
 
 三号硬度很强,就像一根铁棒子,还火热火热的。进去的时候真是很疼。
  哦,对了,三号也是CN(男)。第一次秒S。
  三号第一次之后,每次都要抽插好久好久,一直不S。
  当时我是21岁,身体还是不够成熟,抽查时间太久,就干了,很疼很疼,只希望他快点快点结束。
  三号还为自己的持久度开心,觉得自己很厉害。
  可是我真是无言以对呀!
  抽插得太久,会干,完全不爽。
 老话说,女人“三十如狼、四十如虎”是很有道理的。
  现在的LZ,就很需要对方那样的持久度。可是21岁时候的LZ,是完全抗不住,越插越干,越干越痛,毫无快感,甚至连一点舒服的感觉都没有。
  可怜年幼的LZ,那个时候还不明白这个道理,只以为自己身体有问题,不会有性福的。
 三号对我说,他很早就与左手相亲相爱,基本上每两三天,甚至更短时间就会有一次。
  根据LZ现在的经验,LZ总结出了男人们的一个秘密!
  那是超级超级大秘密大秘密大秘密!
  各位姐妹看好了!!
  越爱左手的男人,插的时间越久,越难S!!
  但是!!重要的是这个但是,他们插的时间久,是因为他们在抽插的时候没有感觉!就像妹子多夹腿,也会难以gc!是一样的道理!!
  请各位百度,久插不S,这是一种病啊!!得治啊!我擦!
  请男人们不要炫耀自己时间长了好吗?你们知道妹子们忍受得多么痛苦多么烦躁多么希望你们快点结束吗?!
 好的,LZ加快速度八。
  那次LZ和三号见面,在一起大概五天,三号实在是太难S了,我是真心厌烦了。这次见面之后,我果断拉黑他,再也没联系过。
  三号到此结束。
  LZ总结三号如下:硬、热,因为爱左手,难S,让人烦躁。
 
 四号是LZ大学同班同学。此男一直和LZ暧昧暧昧,可惜LZ开始不得空搭理他。
  这么多年之后,我还是想好好介绍下四号。
  此男巨帅、巨帅,但是他的帅,有一股女孩子的斯文气在里面,白白嫩嫩的。正是现如今流行的小受气质。
  那时候,LZ巨喜欢挑逗他,比如一天对他冷若冰霜,一天又花言巧语把他哄好,如此反复,看着他忽生忽死。
  请大家不要抨击我,谢谢。我知道自己错了,额。
 LZ一贯勾搭男人的手法就是欲拒还迎,不管内心多么蠢蠢欲动,都要勾搭成是他们主动,我娇羞接受。
  没人教过,天生成才。
  四号便在LZ的手段之下,随LZ走上了滚床单之路。
我还记得,那天我们开了个房,四号真是娇羞啊。看着他脸颊红红不敢抬头看我的样子,LZ真是马上想把他扑倒。
  四号哼哼唧唧半天洗澡不出来,LZ等不及了,裹着个浴巾也进了卫生间。抓着四号的下巴就虎亲了上去,干柴烈火。
 四号在卫生间洗澡,也不知道洗个啥,搞了半天还没脱裤子,真是个小受!
  LZ三下五除二就把四号给扒光了。话说,LZ的床单滚到这儿,心里才燃起了熊熊烈火,纯粹是心理带动了生理,有了欲望。
 待LZ扒掉四号的裤子,看到他的小JJ,靠!真是个大JJ!
  粉嫩粉嫩的,粗细大约是我的拇指尖与食指尖围成一个圈那么大。
  LZ是手指超长的那种啊,比一些男人手指还长。
  LZ摸摸、摸摸,真是很嫩诶,还是粉红色的,真是好玩。
  四号完全不知道怎么滚床单,我一步一步教他,终于进去了,动一动,秒S。
那个时候,LZ大概已经知道了这是CN(男)的特征,不介意。
  靠在他胸前哼哼唧唧上下其手什么的,他马上又硬了。于是再接再厉。
  那一晚上大概滚了四次还是五次,从第三次开始,四号基本抽插时间就合格了。
  很舒服,很爽,尤其是看到他且娇且羞的模样。
  可是LZ仍旧是没有gc。
  YD(道)里很舒服,可是始终像隔靴搔痒,达不到那个暴发的顶点。
 那段时间四号天天缠着LZ要去开房。
  哦,对了,想起件事。
  LZ和四号在一起之前,要求四号不许八我和他的事跟任何人说,否则LZ就不理他了,我的理由是“别人会笑你,也会笑我的呀,你害羞吧?”他纯洁地猛点头。
  开房是开房,可是LZ始终达不到顶点,慢慢的就有点烦了,想脱手了。
  有一天,四号买的那盒套子用完了,四号羊咩咩一样对我说,套套用完了,你去买一盒好不?我不敢去,那个阿姨盯着我看。
  我立马是怒火中烧,但是表面还是很平静,说好啊,我去买。
  只是,那盒套套今天LZ都还没买。
  我就奇了怪了,你一个大男人,叫我去买套子,你傻了吧,姐姐我愿意为他买套子的男人还没遇见呢。
 LZ决定甩了他。
  删了他号码,不接电话、不回短信、不给解释。
  四号死命纠缠啊,我坚决不承认我们在一起过。
  后来同学们知道了,大半是不相信我和他在一起过的。
  小半年后毕业了,四号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 总结四号:粗、粉、嫩,时间、频率与众人差不多。小受,激发了我的御姐范儿,让我兴趣勃发。但是仍旧没有gc。其实当年我是有一点喜欢过四号的,借用安小鸟的话“就像喜欢一只小猫小狗一样”。
  2007年大学毕业,因为LZ家是开小作坊的,LZ直接回了家帮我爸妈开作坊。
  2008年,我爸妈给我首付了套百多平米的小房子,让我自己用工资月供。恩,我爸妈开工资给我的。当年底,又买了辆不到20W的车给我。
  从此,LZ走上了一心一意找男人结婚的道路,迎来了五号、六号等等。
 
  不多久,LZ遇到了五号。
  五号是个警察小哥。此小哥是刑侦队的副大队长,2008年三十岁,急需结婚。
LZ与五号进入到滚床单阶段之后,发现五号有个很不好的习惯。
  每次都非要我帮他咬。
  话说对于咬,我既不抗拒也不热爱,咬咬也无妨。
  但是我不喜欢五号的态度。他就是摆明了你得帮他咬,得把他弄爽了。
  甚至有次我大姨妈来了,五好还要我帮他咬了解决。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了此人不是适婚对象。
五号非常长。我双手握拳擂起来包住他的JJ,那个蘑菇头还露在外面。
  五号滚床单经验也非常丰富。而且,五号还和我说,他玩得好的同事们怎样PJ。这个我真心无法接受,怕得病。万一套子破了。
  五号说这个的目的在于邀功,别人都去PJ,就他不去。可是LZ不是个傻子,没有共同爱好能玩到一起?
 而且,五号太长了,每次和他滚床单,我都感觉他顶得很深,被顶到的那个地方,不知道是不是宫颈口。很疼。
  幸好我们每次都是带套,不然我真怕受伤感染得个炎症什么的。
  五号还喜欢从后面来。
  这个姿势LZ真心欣赏不来。顶到的部位不对,或者说顶不到传说中的G点吧。
  当五号在上面的时候,他的二弟进攻的时候又插得太深了,很疼。我总是不由自主双手顶住他的小腹,以防他插得太深。
  五号还一个习惯,滚之前会各种挑逗,搞得我湿透了受不了了,急需他插入了,他就坐地起价,让你帮他咬。
  MB的我是各种不爽啊!
 我决定与让我各种不爽的五号分手。
  恩,还一点,五号搞惯了刑侦,心理有点问题,以为生活也是办案,对人零信任。
  与五号分手一条短信就解决了。爽快。
  我与五号的交往同样也是背着别人的。从不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,连开房都是他先开好,我再进去。出来也是分开走,各开各车,各走各路。
  两个未婚男女青年,仿佛偷情一样谈了五个多月,分了。
 LZ都不知道自己八到哪里来了。
  五号八完了吧?还要总结下不?
  五号:长,顶到宫颈口,疼,所以不能让LZ投入地享受滚的过程。喜欢咬,正有感觉要他提枪上马,他就要你咬,败性。
  所以,男的大可不必炫耀自己长人一等。你长,你得配个深的,没配合适,反而顶不到G点。
  对五号,我应该是没有喜欢过的。只是这人某些方面和LZ有些像,我总想着要征服他。
  征服欲,支撑着LZ和他在一起五个多月。
 
 现在开八六号。
  话说LZ开八这帖子的目的,一是为了分享经验,二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忘却前的纪念。
  LZ上了点年纪,大概还过几年,都要漏掉中间某位了。真是罪过、罪过。
  六号,至今仍是我滚床单历史上的一块丰碑。每当LZ想到六号,就想发一座奥斯卡小金人给自己。无奈啊无奈,此事只能独乐乐。
  在六号面前,LZ华丽丽的假装了一回CN(女),观众反映良好。Orz。
  与六号开始的时候,LZ是带着诚意的,想发展为恋人关系。
  于是,在滚床单这件事情上,LZ只能把“贱人就是矫情”送给自己。
  我做足了手段,抬够了身段,开房二十多次还不肯让他真正插入,说是要留到“新婚之夜”。吐…
  当然,床单都不滚就结婚,那可不是LZ的风格。
  开房二十多次之后,我算好日子,方法很老套,大姨妈最后一天,迎来了六号的千年等一滚。
  其实在这二十多次的开房过程中,我和六号已经互相扒光摸遍,那叫一个欲火焚身啊!
  六号全身皮肤光滑柔嫩,小腹紧绷,还有六块腹肌,当我对他上下其手的时候,总是YY滚他得是多么爽啊。
  六号的大腿肌肉特别紧,真是叫我受不了,每次都要亲亲舔舔好久,真TM性感。
 六号自己对我说,从前和两个女朋友滚过床单。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,LZ还是对自己的演技充满信心。
  六号终于趴到LZ身上,要真刀实枪地大干一场,LZ这个二皮脸娇羞地对他说“轻点,伦家怕疼。”Orz。
 六号于是万般柔情,千种抚慰。
  当然,事先LZ已经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来铺垫。
  当时已经是2009年夏天,从我和五号分手,LZ大半年没有滚过了--话说这样我还和六号这么多次都没真干,我果然是能成大事者啊!
 六号的身体和JJ早就跟我很熟了。
  他的JJ各方面条件一般,中等。
  哦,六号还有个特点,喜欢撸,所以他说经常和妹子做的时候S不出来,弄得他都不想和妹子做了。
  六号插入的那个瞬间,我咬唇皱眉抱紧他,指甲掐到他背上肉里面,自己觉得还蛮像那么回事的。
  令我自己意外的是,居然很紧,真的很紧。虽然湿透了,还有一些进不去,真的有些疼。
  六号各种抚摸、吮吸,终于是进去了。
 六号一进去的那个瞬间,我倒吸一口气。真是爽啊,爽爆了!
  感觉他的JJ和我完全契合,久别重逢啊简直是。
  我和他都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。他顶紧我,好久都没动,我也用腿缠紧他的腰。
  似乎根本都不要动,就这样顶着,就已经爽爆了。
  然后,六号开始抽插。说来奇怪,随着他的抽插,这种快感渐渐淡了下去,满满没有了感觉。
 六号抽插的时间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,不长也不短。第一次,他S了。
  看到我的血印子,加上松紧度,六号坚信我是处。那叫一个坚定不移。
  我和六号交流心得的时候,他也说,每次进来顶紧的时候最爽,爽得似乎马上就要喷薄而出,所以要赶快插。
 那阵子,LZ有些精虫上脑,虽然我没有精虫。差点忘记了给自己定下的三不原则:不公开不同时不见面,就是不公开恋爱关系、不同时出现在公共场合、不与对方关系圈中的人见面。
  似乎我有了一些“算了吧,就是他了,结婚吧”这样的想法。
  幸好,六号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。
 2010年的情人节前几天,我正寻思着情人节要和六号惊天一滚,誓必找到gc。
  可是六号突然把我约出来…算了,往事不必重提。
  简言之,六号告诉我,他家以为他没有女朋友,帮他看中了一个妹子,定了情人节去打结婚证。
  我顿时就傻了,啥话也说不出来,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的。
  幸好姐姐我坚强,大概一两天,就接受了这个悲催的事实。
  后来回忆起来,六号就是婚前劈腿了,我不幸被三。这个年代,怎么可能乖乖和父母看中的介绍对象去打结婚证,要说交往看看还差不多。
难怪六号毫无怨言地接受我的三不原则。
  至此,六号退出了我的滚床单舞台。
  哦,关于六号,还有一个后续,在LZ我重觅新欢之后,2010年中吧,突然接到了六号老婆的电话。说是六号晚上在家哭,我Orz,还给LZ的QQ邮箱发过邮件,她在最近联系人里看到的。
  我二话不说,把我的QQ密码给了她,让她自己去看。
  和六号分开之后,我连那个Q都没用过了。她若去看,就会发现那些邮件都是未读状态,那个Q,也长久没有登陆了。
那段时间,LZ也小痛苦了一下,被人欺骗的感觉总是不好受。可是我很快找到了安慰自己的切入点:尼玛和六号滚床单我没gc,幸好分开了,不然一辈子得多痛苦。于是,我继续大踏步走在寻找gc的大道上。
  总结六号:器具各方面一般,插入的瞬间感觉爽爆了,简直是销魂,让我流连忘返。最喜欢他插入后顶紧我,我的腿缠紧他的腰,不知道顶到了哪个地方,让我恨不得把自己和他融化在一起。但是在抽插过程中渐渐就不爽了,没什么感觉了。我想,我大概也是六号的里程碑,他说和LZ滚太爽了,改变了他左手才是真爱的错误想法。
  八卦一句,不知六号和他老婆滚得爽不爽。不过这和我没关系,当年我都包子了,哑巴吃黄莲了,现在更是浮云。
 
 好,LZ继续开八。
  六号八完了下面就是七号。
  和七号的第一次滚床单,准确地说不叫滚床单,是车震。LZ的第一次车震啊,闪亮登场。
  诶,话说LZ在八的过程中提出了很多话题和观点呀。
  我坐在副驾驶,七号开车。开着开着停下来接吻,吻着吻着开始互相搂抱摸摸。
  七号的车空间巨大,不知道什么时候七号就爬到LZ这边来了。那天我穿的是条牛仔裤,还系了皮带,可是七号很顺利地就解开了,还把手伸了进去。
  在这个时候,LZ的小腹贴紧他的小腹,感受了下,硬度、长度,都值得一试。
  描述之:硬度普通,和前面滚过的男人差不多;长度是我的两手握拳垒起来,露出半个蘑菇头。
  七号对着LZ下面各种摸,手法娴熟、老练,不一会儿就哗哗的。LZ在他耳边说,来吧。
  欢迎各位车震过的朋友来分享车震经验,反正我从头到尾都只用过一种姿势。
  就是女下,躺副驾驶上,男上。把椅背打下来,变成一张临时小床。
  由于已经很湿了,七号很容易就进来了。
  很奇怪,他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六号进来时候那种销魂的感觉。所以说,滚床单这个事,也许真是要看缘分。
  车震的时候,女方把腿抬高、分开,自然地搭到前面那个台子上去。男的从女的两腿中间躺进来,插入。
  说实话,七号抽插起来是什么感觉,LZ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。和LZ以前滚过的床单没有区别,舒服的感觉还是有,但是没有高潮。
  七号喜欢插入之后顶紧,然后并不抽插,只是顶紧、旋磨,被他顶到的那个地方感觉还很好,旋磨的感觉让LZ有了点DIY时的冲动。
  副驾驶位的座椅打下去中间也会突起来一点,正好垫在我腰下,让我也能抬高臀部,和他一起旋磨。
  因为他不是特别长,顶紧了也不会顶到宫颈口痛,正好合适。
  可是七号并不能坚持很长时间,虽然不是秒S,但是大概只能旋磨不到五分钟吧,就会S。
  奇怪的是,七号并不要抽插,每次都是磨着S出来。
 旋磨的感觉是很不错的,有几次LZ感觉快要达到DIY时那样的冲动,可是七号就不行,S了。
  现在想起来,是旋磨的时候YD(道)里面有刺激,而旋磨的体位也是他的耻骨和我的互相顶紧,刺激到了YD(蒂)的原因。
  被人推着爬坡爬到一半就半路拆桥的感觉让我极度不爽,暴躁,还不如没有快gc了的感觉呢,至少不让我欲罢不能。
  这也坚定了我一定要寻找到gc。千万里我追寻着你。
 
下面开始八号。
  八号是我在一号之后唯一爱过的。
  狂热的爱。
  LZ难得爱上一个人,爱上之后就排山倒海。
  八号我想简单介绍一下,而不是像前面的男的只有一个代号。
  我与八号2011年上半年开始滚床单。他是个北方汉子,来LZ这南方城市作项目。2011年他32,我26,双方未婚。
 LZ身边认识八号的人都夸赞这孩子多么多么好,LZ叔叔和八号父母比较熟,更是说这孩子好。
  八号比较帅。
  于是我想把八号发展为适婚对象。中间谈情说爱过程不提,直接八滚床单。
  和八号的接吻每次都是深吻,舌头交缠。接吻的时候八号全身火热,双手偶尔紧紧地箍住LZ,偶尔捧着LZ的脸,还伴随着粗粗的喘气声,让我各种意乱情迷。
  我真是很兴奋,看不出八号这样外表乖乖的男的,其实是狂野派。
  接吻的时候,八号还喜欢搂紧LZ的腰,贴紧,一边吭哧吭哧地喘气,我真是觉得在那个时候,八号就是个小宝宝,没有我不行啊。各种母爱各种爱泛滥。
  LZ爱他爱到还没和他滚床单就愿意和他结婚--这对LZ,简直是不可能啊。
 接着说八号。
  在准备滚床单之前,八号对我说,他不是个随便的人,会对我负责的。
  LZ告诉他,我也爱他,想和他结婚。若他爱我,就和我在一起,不爱了也不要勉强负责。
  八号问我,他的项目做完了要回北方去,我能不能和他一起去那边生活。
  我想了想,我不能离开我的城市,我的家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小作坊我的朋友我的生活,都在这儿。
  而他,是家里唯一的孩子。不能留在我这儿。
  我的爱,还没开始就没有了结果的可能。
  各种纠结、伤心、努力,都不必再提,不是本贴的重点。
  我们抓住一切时间,在一切地点,疯狂地接吻、抚摸、吮吸。
  根本控制不住,他看到我就会硬,我看到他就会湿。
  哦,对了,既然不能结婚,LZ同样对他说了三不原则。
  每次拥抱,都像是要把对方卡到自己骨头里面去,恨不得每颗细胞都融化在一起。永远不要分开。
  LZ从未这样爱过一个人。什么都愿意为他做。他对LZ的好,值得LZ做任何事--可是,为什么我又不能和他去他的城市呢?
  我想我是一棵草,离开我的土壤,我长不了那么茂盛。
  他的城市,是我今生永远的乌托邦。
 接吻的时候,我把舌头主动伸到他的嘴巴里面去,吮吸他的舌头,把舌头贴合他的舌头,舔拭他的每一颗牙齿。恨不得住到他的嘴巴里面去。
  抚摸他的每一寸皮肤,就像抚摸稀世珍宝一般。
  他的胸前长了好多毛毛,也在我意料之外。外表保守内里狂野。闷骚型。
 解他皮带的时候,他有点小害羞,还推了一下。
  LZ霸气地抓住他的手,不许他动。
  看到他的小JJ。比四号稍微小一点,和一号并列排第二大。滚烫滚烫的。
  我用嘴唇轻轻亲亲,他低低地喊了一声。
  我非常非常,想帮他咬。
  可是他却不肯。
  说实话,这是我遇到的男的立面,唯一一个不肯我帮他咬的。
  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舍不得。
  我的八号,为什么我们不能结婚呢。都说现在是地球村,为何距离还是这么远。
关于咬这件事,LZ很有原则。
  男的先把我咬爽了,我就来而有往帮他咬,或者互相咬。
  可是对八号,真是燃烧灵魂去爱。
  每次都哄他,乖,宝宝,给我亲一下。
  咬了一小会,他就会把我拉起来,很紧很急地抱住我,吻我,然后把我压在身上。
  连在抽插的时候,他的舌头都不会离开我的嘴巴。
  似乎,每一寸每一寸,都要贴紧在一起,才可以表达我们的深爱。
每次他刚进来的时候,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停下来,感受这种结合的满足感。
  然后他开始动。
 他的硬度、持久度,均处于中上水平。
  有时候开房从上午到晚上十一、二点,中间不出门,点餐到房间,最多的一回滚了六次。
  可是,LZ没有过gc。后来我才知道,和他没有gc的原因大概在于我太在乎他的感受,总想着让他爽,而忽视了自己的感受。
  可是我都不在乎。真爱无敌。
他目前还没有离开我的生活。
  不知道他这个项目什么时候做完,我真是不敢问。
  我妈问过我,和他交往试试看行不行。我说,他是要回北方的。我家里就不再提这件事。
  我爸偶尔跟他爸开玩笑,小X这么优秀,真想收作干儿子。我的心都要碎了。

西乌旗视窗-西乌旗资讯网! [www.xwqnews.com]-西乌旗视窗

文章关键词: 性高潮天涯大学美女与多男滚床单 (责任编辑:弥尔)

收藏 挑错 打印 关闭
西乌旗视窗

蒙ICP备13002085号

中国·内蒙古·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巴拉嘎尔高勒镇

西乌电话:15004794990

北京电话:010-51242914

联系信箱:xwqnews@163.com 邮编:026200

西乌旗视窗: www.xwqnews.com

Copyright © 2010-2013 西乌旗西乌旗视窗 版权所有 |关于我们|联系方式|招聘信息|法律声明|RSS|网站地图|百度新闻| |
蒙ICP备13002085号